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系列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7.5w+ 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154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2-27 08:39:16
                    12020-02-27 08:39
                    小編溫馨提示:此帖已榮登2020年3月3日愛卡游記版塊,更多精彩游記請收藏【愛卡游記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系列故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是老螞蚱?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就是俺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俺說過:一個人全部的歷史,可歸結為兩部史,螞蟻奮斗史和老螞蚱退休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只忙忙碌碌的螞蟻,這是俺在退休前;一只入了秋的老螞蚱,這是俺在退休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螞蟻奮斗史,沒啥好寫的,小人物,各有各的酸甜苦辣,彼此不入法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咱,一只想蹦達蹦達,必須抓緊時間蹦達的老螞蚱,意外的有朋友等著,咱北美南美自駕的故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恰逢疫情肆虐,在家躺著,成為貢獻,閑著也是閑著,那就鍵盤上敲敲打打,能寫多少是多少。但朋友們需要的關鍵,如路線,如車輛海運過關等,絕對會無私的奉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憶是最好的倉廩,而往事的回憶,也恰如無數個小老鼠在里面來回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22020-02-27 08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一》,小標題,真說起來,俺是有點勇敢的人,經典模式第1頁,第04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二》,小標題,聊聊我所喜歡的貓,經典模式第2頁,第13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三》,小標題,北美南美自駕路線,經典模式第8頁,第80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四》,小標題,永恒的記憶,永遠的神,經典模式第11頁,第110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五》,小標題,北美南美自駕難點及注意事項,經典模式第14頁,第131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六》,小標題,奔向北冰洋,經典模式第十七頁,第162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七》,小標題,萬紫千紅的阿拉斯加,經典模式第十九頁,第184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八》,小標題,逃向溫哥華,經典模式第二十二頁,第214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32020-02-27 08:42
                    沙發,繼續留著
                    42020-02-27 09:24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及版主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咱絕不是灌水,為了朋友們轉帖方便,咱的《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一》,再發一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老螞蚱自駕北美南美故事一
                    真說起來,俺算是有點勇敢的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說起來,俺算是有點勇敢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年如此,老了也這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歲上初中,高中部大同學告訴我,剃掉一只眉毛可以看見鬼,結果我剃掉一只眉毛沒看見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15歲時發生人生最勇敢的一件事,呵呵,最勇敢的事最后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談戀愛年紀,喜歡誰,拍拍胸脯就說喜歡誰,結果人家說我不認識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學讀書時,從挖土機到潛水艇到自動遙控機槍,都設計過(其實我是學工民建的)。尤其是那個遙控自動機槍,按現在的眼光看,實際是潛伏機器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惜呀!千里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,害得俺在黑暗中摸索了好多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呀!這都是俺在吹,咱極可能是一匹極其難馴的駑馬,伯樂看了都頭疼,因為我有太多太多的主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我覺得那些東西可以這樣造,也可以那樣造,林林總總畫了一大堆圖。科研項目自動上馬,自動下馬,忙得類似陳景潤,走路都撞了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82年,水利廳的孫處長問我,計算機為什么會下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了想說,計算機會算,應該可以讓它搜索所有棋子移動的可能,搜索個十步,二十步,甚至幾十步,直至找到某一步著法的最大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孫處長問什么是最大值。我說,應當給每個子賦權值,比如吃一個卒得一分,吃一個馬得五分,吃一個炮得五分半。為什么炮是五分半呢?因為我的象棋理念,炮比馬重要。吃一個車得十分,將死老將,可以得一百分,也可以得二百分,老將的權值大于所有吃子的和那就對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84年調到省計算中心工作,我又覺得CAD可以搞搞,圍棋管理程序可以搞搞,圍棋下棋程序也可以搞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86年出差至北京,和陳祖德及中國圍棋隊的領隊,討論怎么樣編計算機下圍棋的程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領隊說,計算機下圍棋程序不可能戰勝人,因為德國的數學家說過,圍棋的著法有361階乘,信息量大的計算機要爆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說,圍棋程序著法不一定是361階乘,引進人工智能的概念,可以大大減少圍棋的著法。例如圍棋程序可以模擬九段下棋的思路,分為開局、局部攻殺(判斷一塊棋的死活)、形勢判斷(數目)、中盤、收官等編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領隊說,那你去試試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試,我深知那玩意太高難,可能一生都搭進去,編出的程序,下出來的棋跟傻子一樣。實際從我1986年見到中國圍棋隊領隊,到2016年阿爾法狗橫空出世,我所試過的圍棋程序,下出的棋跟傻子一樣,足足下了三十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時我也三十出頭了,生活給了我雙重磨練,既知道一塊有棱有角的石頭在湍急的河流里急遽的翻滾、最后難逃成為一塊圓滑的鵝卵石靜靜的躺在河床上,也知道科研必須與生產實踐相結合才能成功的道理。以后一輩子就做這么一件小事情,編一套建筑設計軟件,給自己用,單位用,同事們誰學會了就請誰吃飯,既送周邊的朋友們用,也賣點小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香港中文大學的朋友來我單位,演示他們的最新科研成果,自謙說做得不好,科研經費僅僅四百萬港元。但他們那里知道喲,我這位幫他們搬桌子搬椅子裝攝像儀、坐在臺下裝傻聽的勤雜工。一個人做的科研項目,比他們一個課題組做的還要難度大,時間也至少早了八年。他們有了四百萬尚覺少,俺是一分錢沒有,又到哪里說理去,還只能在業余時間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退休后迷上自駕游,勇敢的程度和年輕時差不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退休后第一個愿望,去新疆轉轉。有朋友勸說,你那輛捷達(參數|詢價)不行,得換一輛新的,越野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聽,我沒有換。我開著這輛捷達,不但去了新疆,還去了西藏。去了西藏不但拉薩日喀則周邊美景逛個遍,還一百零二公里搓板路,顛得骨頭要粉碎去了珠峰大本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途遇有越野車隊,佩服得朝我們豎大拇指。珠峰大本營有幾百輛車,除了捷達,其余皆為牛皮哄哄的越野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5年想去俄羅斯轉轉,同樣有朋友勸說,得換一輛新的,越野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換,車上還帶了二位車友,一車四人,行李撐得后備箱要爆炸,雄赳赳氣昂昂去了俄羅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摩爾曼斯克,憑感覺車子有問題了,但問題出在哪里,圣彼得堡4S店查不出。直開到克里米亞,再開到斯大林格勒,當地的4S店才確診,半軸出了問題。但沒配件,以低于60公里的速度,還是可以開回中國的。咱只能聽4S店技師的話,打著雙閃,像小烏龜一樣慢慢爬,爬了五千多公里,爬回了新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52020-02-27 09:25
                      16年去歐洲,更是勇敢。辦不了俄羅斯簽證,咱干脆來個出人意料之外的,繞道巴基斯坦、伊朗去歐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途,既沒碰上朋友們危言聳聽,塔利班會綁架你,也沒碰上朋友們危言聳聽,ISIS用炸彈歡迎你,更沒被歐洲難民搶得俺只剩下一個小褲衩。雖然在羅馬,光天化日之下(俺老兩口眼睜睜看著)車玻璃被砸了,也僅僅是有驚無險的小事件。車時不時會鬧點小故障,但仍然是一條聽話的好狗,我叫它朝西不敢朝東,忠實的向前,走走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4號那天,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,咱碰上慢性闌尾炎發作的大事情了。其時是回國,還是繼續,我勇敢地選擇了繼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每每和老伴回想起當時的勇敢,實在危險得很,萬一慢性闌尾炎轉為急性闌尾炎,后果真是不堪設想。而斷斷續續的低燒,一直到8月26號,二次進入巴基斯坦,才完全停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我得感謝兩個人(對老伴的感謝話,咱就不說了)。第一位是寶娜,同為自駕歐洲的車友,是她指導我怎么吃藥。第二位是無邊優雅藍,她的網名改來改去,現在又叫知黑守白果,還有其他更多更多的網名,我都記不得究竟叫什么。但記得她姓賈,大學讀書時是超一流學霸,懂好幾國語言(連西班牙語怎么罵人都知道),是她給我搞來了至關重要的藥。沒有藥,一切治療手段都白搭。回國后每每看見她出現在微信群里,不是閨女,勝似閨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俺的勇敢到了爆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準備將開了13年,行程近28萬公里的老捷達(參數|詢價)運到美國,從北美最北,開到南美最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朋友們聽說后認為簡直是瘋了,他們零零碎碎的看法匯總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一、你的車是輛老車,全程至少七萬公里,這期間要想車不出故障,是不可能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二、你的車,也是大眾公司國內國外均停產的車型。中途一旦出故障,車壞了沒人能修,因為國外根本找不到咱國產捷達的配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三、從你規劃的自駕路線看,不但要去加拿大的北冰洋,還要去美國阿拉斯加的最北邊的死馬鎮(Deadhorse),還要去加拿大的很東邊的佩爾塞(Perce),以及阿根廷荒涼的四十號公路。中間有好幾段長線路的無人區。萬一車出故障,手機沒信號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叫多了,會招來北極矮樹叢里藏的狗熊看望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四、如果有一輛車跟著你,吾心稍安,但現在啊,你慘得連一輛車也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咱究竟為什么這樣“慘”,是這么一回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約在2017年秋,我們這些吃飽了沒事干撐得慌的退休老人們,認為歐洲、亞洲的線路都走過,非洲也有人走過,只剩下自駕北美南美的線路,得試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消息傳出,那叫一個振奮喲,短時間內報名的,有意向的,看熱鬧的和滿世界專干包打聽的,近二百人,齊聚北美南美自駕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準備去了。各種壞消息紛沓而來,有的說中國車在美國買不到車保險,出事故要坐牢;有的說墨西哥黑幫殺人太平房堆滿死尸,又有人說洪都拉斯難民北上,遇人就搶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壞消息傳來,人散去一半,每個壞消息傳來,人散去一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只剩下一部車,愿意忠心耿耿的跟著。不料這最后一部車,居然美國十年簽證過了,加拿大簽證沒過,這也是我完全沒想到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在我國自駕游名人——陳猛,他也在找自駕游的伴。咱們兩家的車,同裝一個集裝箱,從寧波運到美國舊金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駕北美南美,咱家算是馬馬虎虎有了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說馬馬虎虎有了伴?因為我們兩車大的自駕路線相同,但每天住哪里,看什么景點,完全是不同的。其中有短暫的交集,例如道爾頓公路相遇在冠德福特(Coldfoot),例如巴拿馬的科隆運車到哥倫比亞,巴西的圣保羅運車回寧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朋友們的分析太有道理了,然而我勇敢,他們的道理無法說服我一顆勇敢的心。我橫下一條心,出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回憶起來至少有四次,我們老兩口差一點有家難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62020-02-27 09:29
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2018年9月2號(上圖截于行車記錄儀)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冰洋開車出城走了約一百公里,沒看見一輛車,沒看見一個人。如果那時被埋了,或路被雪堵了(山上的雪吹下來,堆在公路低洼段,造成路不通很正常),真有可能永遠被埋在那里,信號不通,埋在那里會凍死在車里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那一天晚一兩個小時出城,如果前一天加拿大警察沒有連夜幫助我們換輪胎,我們也可能會被永遠冰封在加拿大,那個叫圖克托亞圖克、北緯69.44度的小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一次感謝加拿大警察,深夜為我換輪胎,讓我們老兩口至少提前三小時出城,三小時后雪下得究竟有多深,不敢設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2018年10月13號(上圖截于行車記錄儀)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我們慎之又慎,查了加拿大溫尼伯和桑德貝兩個城市的天氣預報,最低溫度在零度以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知溫尼伯去桑德貝路上要翻山,這下壞了,類似咱們國慶節去西藏,大雪堵住許多車在折多山的情況出現了。山下的康定確實風和日麗,游人如織。但折多山它高啊,它冷啊,一下雨就成了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出城約50公里,雨夾雪,紛紛揚揚的雪,車越往山上爬,雪越大,最后鵝毛大雪下了約四百公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嚇得我們心驚肉跳,緊緊的跟著大貨車,稍被大貨車拉下,大雪就會淹沒了車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上圖,正前方是輛大貨車,圖左是不斷轉動的雨刷結了冰,左邊對面的車轍即將被雪埋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須知當時的大貨車的速度,可是接近一百公里的速度,須知我家的捷達(參數|詢價),僅僅是未換雪地胎的兩驅小轎車,萬一打滑,一頭竄下路基,后果同樣不堪設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在美國阿拉斯加的道爾頓公路,我家車停在應急車道上,正準備下車拍照。突然對面的車,車頭一偏,直奔我家車而來,嚇死我了,當時我們老倆口都在車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的車頭再一偏,直奔道爾頓公路的路基而去,心想壞了,這部車得翻車了。誰知它就著下坡的沖勁,又一個弧形躥上了道爾頓公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駕駛技術高的,讓人嘆為觀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我們注意了一下道爾頓公路,所有的路基,如果是那個車速下去,均為車毀人亡。唯有那一段,既可以飛馳下去,亦可以飛馳上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謝上帝保佑,無論車撞上了,無論車翻了,都是轟動當時的大事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車見面雙方示意,知道了,早晨九點鐘的太陽,道爾頓公路剛剛解凍,踩剎車,輪胎打滑造成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張道爾頓公路照片看看,此地距死馬鎮約200公里,大約北緯68.64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72020-02-27 09:32
                      4、2019年1月9號波哥大,我家車正常行駛,后面大貨車司機可能睡著了,追尾,撞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撞我家車三次,把我家車由直著走,撞成橫著走,推著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虧車速不快,如果撞翻過去了,我們老兩口一命嗚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件發生后,還發生這么一件混蛋的事情。一位哥倫比亞警察叉開兩指,比劃著眼睛,證明他親眼看見,是我家車拐彎造成被撞,要我們負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虧我家行車記錄沒有關閉,警察們看了錄像后,重新判,責任歸大貨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平時夜晚進入城市,為了省存儲容量,有關了行車記錄儀的習慣。那一次老伴居然說夜景好,開著。每每我們想起關行車記錄儀這個事,不禁一身冷汗。如果那一晚關了,我們老兩口無處洗冤屈。說不準網上還會冒出一段奇談怪論,又是國人素質低,中國老人在外國駕車不懂交規怎么怎么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那以后我們老兩口有教訓了,行車記錄儀無論如何得開著,重要的不是它記錄了風景,而是它可以幫助你說清楚事故的真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判決書說責任在大貨車,咱也別想著他賠咱們錢。人常說親為親,鄰為鄰,包公為了合肥城,哥倫比亞警察能比包大人公道?不可能,它不讓咱賠錢就是勝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拍大貨車司機的肚子,拉他和哥倫比亞警察一道,愉快地合個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展示咱普通中國人寬闊的胸懷,以德報怨,那是必須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82020-02-27 09:34
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子后來在中國人老丁幫助下修好了(一分錢不要),配件是從中國快遞過來的。上圖為老丁正在修車,中國4S店的修車顧問,一看他修車時將輪胎墊在車下,就說他修車很專業。在此再次向丁先生,俺的恩公說聲謝謝,再謝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92020-02-27 09:35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10月28號,我們老兩口干了這輩子最開心的事,拿著中美兩國國旗,在美國白宮前面留了一個影,心情好像天安門前留個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咱絕對不是米粉,中美約架,那是我們的敵人所希望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美兩國永遠和平友好,那是我們兩國從人民到元首,共同希望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當時在中美貿易戰即將開打之時,在“中美關系事實是敵對關系”的一片喧囂中,  我們試圖以螢火蟲一般微弱的光,給兩只憤怒的大象拉架,徒勞是肯定的。但我們很開心,畢竟我們做了我們人生所能做的最大努力,去釋放人性的善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102020-02-27 09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4月6號那天,又發生一件不幸的事情。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,我突然的右眼烏云翻滾。老伴提示我捂住左眼,我驚訝的發現,右眼出現指甲大陰影,繞陰影邊界有輪狀旋轉烏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想白內障,不像,想想視網膜脫落,眼睛沒有閃電出現,也不像。我最不愿想的四個字,老年黃斑,癥狀和人類眼病中癌癥對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一片空白的腦袋中,淚如泉涌地蹦出如下一句話: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如果不拼搏,留著眼睛有啥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圖是我回國后,在北京人民醫院做視力檢查的結果,左眼視力為0.6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檢查右眼時,走鼻子碰了墻,才看清視力表第一行的E字,醫生面無表情的寫下右眼0.05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0.05,接近瞎啦,年輕時兩眼都是1.5,老花眼了還檢查出視力2.1,萬萬沒想到會出現這情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了檢查結果,我不后悔,我還是那一句話,人生如果不拼搏,留著眼睛有啥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把我美好的心愿
                      獻給中美和平友好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把我的眼睛
                      獻給皚皚的雪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窮人和富人、大狗(參數|詢價)和小狗都在一個屋檐下奔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觸摸藍天白云的金字塔下墨西哥人憨厚的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流浪者蜷縮街頭、每個商店門口站著表情漠然的警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高樓大廈鱗次櫛比、輝煌的燈光延伸到無比遙遠的天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信沙漠里會有一個挨著一個的湖泊,然而我看到女人在沙漠里洗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信赤道的夜會瑟瑟發抖,然而我瑟瑟發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信我敢于走近火山口,然而我看見火山坑內煙霧繚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信九月的加拿大會有暴風雪,然而我差一點雪困圖克托亞圖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是徐霞客,但我看到許多沒看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還有一線光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依然會帶上我的旗幟、帶上我的心愿、拉著老伴的手,走走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 熱門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雨爱网